1935年,促成遵义会议成功召开的张闻天,后来怎么样了?

浏览:4734   发布时间: 09月04日

1934年9月底,一篇名为《一切为了保卫苏维埃》的社论发表在《红色中华》上,后来聂荣臻在回忆长征旅途时还说:“此文是当时部队进行公开动员,公开准备的总的根据”。

从这篇文章中,不少人已经理解了关于张闻天总结过去的经验和教训的方法论。

而那场关乎着国家和民族前途的遵义会议,也是张闻天促成下成功召开的,后来,张闻天怎么样了?

“真理在谁手里,就跟谁走”

由于顾顺章等人的叛变,中共在上海的中央机关以及其他地区的领导人已经陷入了非常危险的境地。

顾顺章

在这种情况下,完善党内的框架就十分重要。

后来,党内建立起了临时中央政治局,而张闻天就是其中的一位常委。

能走到这一步,是因为他原本就十分优秀,他留苏之前还去过日本和美国,读过不少关于社会科学的书籍,在国内同样是一位小有名气的新文学家,同学们对于这种人才都非常敬佩。

由于当时的权力核心对于斗争环境并不熟悉,所以红军的处境十分艰难。

张闻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经常和别人争的面红耳赤,说到激动的地方,甚至会说:“我们中国的事情不能依靠别人,自己要有主意。”

张闻天

指挥权不在自己手里,就算争的面红耳赤,也没有什么结果。

不过,他也有相信的人:毛泽东,二人都相信真理。

可在长征出发前,毛泽东、张闻天和王稼祥三个人已经被分开,走在路上的时候,经常有人受伤,为此,经常有战士们负责抬担架或者牵马。

一路上有很多困难的事情,就算被分开了,路途中三个人也能经常凑在一起,商量下一步棋究竟该怎么走。

王稼祥

大家在研究对策的时候,蒋介石那边也没闲着,他已经推测出了红军将要向西进发的意图,立马抽调几十万精锐部队,企图将红军消灭在湘水一带。

当中央红军冲破了湘江,突破了第四道防线以后,国民党部队立马杀了出来,双方在湘江爆发了激烈的战斗,原本还有8万人的红军,在此刻锐减到3万多人。

此时的红军,彻底面临着进退维谷的局面。

这是典型的战术失误,毛泽东和张闻天等人当即对决策表达了强烈的不满,一路都在开会讨论。

因为当时的红军根本没有太多资本去“试错”,生死攸关的时刻,不是某一个人一拍脑袋就能决定的。

在攻占通道县城后,毛泽东当即就表示,应该把部队开往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地区,张闻天表示支持。

那会,张闻天身体不太好,经常坐着担架,王稼祥也因为有伤坐在担架上,当两个人的担架走到一起时,王稼祥还忧心忡忡地问过张闻天:“我们转移的最后目标定在哪里?”

此时的张闻天只是说:“毛泽东打仗有办法,比我们有办法,我们是没办法了,得让毛泽东站出来。”

这句话渐渐传了出去,不少带兵打仗的将领也听说了,大家一致决定:让毛泽东同志出来指挥。

1935年的第一天,中央政治局在贵州召开了一场会议,张闻天等人拥护毛泽东的决策,为后来毛泽东能够拿到指挥权奠定了基础。

正是这一路,让毛泽东、张闻天和王稼祥等人走到了一起,很多问题和想法都趋近一致,渐渐认清了过去红军走过的弯路。

大家也系统的认识到一个全面的张闻天,他才不管谁是领导,他只相信真理,真理在哪里,他就站在哪里,他修正错误的时候,常常拿出“不怕撤职开除、不怕离婚、不怕坐牢杀头”的气魄,要是跟他争对错,没有一定的说服力还真的不行。

要说通道会议改变了红军长征的行军方向,那么猴场会议就是为后来彻底朝着正确道路行进奠定基础。

1935年1月15日,最关键的那场会议召开了。

过去犯下的错误导致的结果已经历历在目,博古的总结过分提到了客观困难,基本属于“避重就轻”,重点说到蒋介石派出的部队就高达50万之巨。

博古

博古说完以后,张闻天直接站起来反对。

要知道,此时的中央书记处书记只有4个人,把博古抛开,接下来地位最高的就是张闻天,他说话非常有分量。

不过,此时的张闻天手心也捏着一把汗,他知道,如果表现的好,让大家意识到过去那些错误观点,这就是一次重要的转折,他的这份“反报告”有一个提纲,说话非常谨慎,几乎提到的每一个观点都要有实际情况来佐证。

这份“反报告”为遵义会议否定过去的“单纯防御军事路线”定下了基调,随后,毛泽东和王稼祥等人相继发言,最终定下了遵义会议的总体基调。

可以说,如果没有张闻天和王稼祥这两位战士,就没法开好遵义会议。

如果张闻天不提出这个问题,其他人也根本不敢提,因为在职务上就不具备这个资格。

在遵义会议取得决定性胜利以后,革命道路开始朝着“光明大道”一路迈进了。

中央政治局常委也随后开始了全新的分工,从此,张闻天同志担任总书记,负责着党内的主要事务,毛泽东也在这个时候回到了军队的领导岗位,直接参与中央红军的指挥。

当红军二进遵义城后,张闻天对于毛泽东的军事指挥才能深信不疑,他也感觉到,此时恐怕没有其他人能够胜任这个职位了。

过去犯下了什么错,现在就怎么改正。

也正是这样,张闻天又觉得战场上的指挥需要当机立断,什么时候都通过会议表决的话,看上去十分民主,可延误的战机又有谁来负责呢?

为此,张闻天决定由毛泽东、周总理和王稼祥组成一个三人军事小组,任何军事上的决策全部由他们迅速决定,战场的情况瞬息万变,指挥就是需要集中。

可以说,正是由于张闻天等人的“力挺”,毛泽东才重新恢复了军事指挥权。

从那以后,他和毛泽东等人的配合更是紧密万分,使得红军度过了一次次艰难的考验。

这样的战友情谊,不仅仅是在工作上,也同样体现在生活上。

其实,从长征路上开始,毛泽东就在不断筹划着关于张闻天的“私人问题”,特别是当他看到中央队秘书长刘英后,便给她说:“我给你介绍一个对象。”

可刘英却说自己不要结婚,毛泽东看到这样的情况,掏出了当时在行军路上写下的打油诗,刘英也很快明白出来了主席的意思,突然有点害羞了。

张闻天经过观察后,也觉得刘英同志不错,有一次大家在炭火上煮饭的时候,便鼓足了勇气对刘英说:“我们的关系是不是能够更进一步了呀?”

可对于刘英来说,张闻天是敬爱的书记,自己哪敢“攀高枝”呀。

在冷静过了一段时间后,刘英回忆起了关于张闻天的点点滴滴,又觉得张闻天是个可以托付的人,这样两人终于喜结连理。

看到他俩有了感情,毛泽东十分高兴,刚进了窑洞就冲着张闻天说:“你们要请客!”

理论与实际结合,伴随着张闻天的一生

张闻天在中国的革命历史中绝对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除了将毛泽东推上领导岗位外,他自己也做了非常多的事情。

早在1933年的时候,他便在瑞金创办了“马克思共产主义学校”,这正是中央党校的前身,为了能办好这个学校,他亲自走到讲台上,用革命中发生的点点滴滴去诠释马列主义的原则和方法。

后来,在张学良送蒋介石回南京被扣留后西北局势变化的紧张时刻,张闻天再次站了出来,他赶到西安,在那里和周总理商量大计。

大家得出了一致建议:和平统一,坚决反对新的内战,红军服从南京政府指导。

最终,在多人的努力下,西安事变最终得以和平解决,中国的历史也迈入了新的方向,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建立,同样也离不开张闻天。

1938年,抗日战争如火如荼的时候,张闻天专程参加陕北公学演讲,给来自各地的青年上了一堂生动的教育课,上过他课的人,基本都有着深刻的印象。

在抗战胜利的时候,张闻天立即奔赴东北。

从1946年到1949年这段时间,他一直在东北地区活动,为东北根据地的开辟和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他是那种典型的“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的人

当新中国成立后,奋斗了多年的张闻天同志并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由于他博学多识,留学的国家也多,因此专门转移到了外交部门工作。

那会中国和苏联的关系非常好,也在跟苏联学习先进的生产知识,从1951年4月开始,张闻天便担任起了驻苏联大使的职务,这足以看出组织对他的信任。

1954年底,张闻天再度回到祖国,并且担任了我国第一副部长。

1976年7月1日,张闻天因病去世。

1979年8月,张闻天同志的追悼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邓小平致悼词,对他的革命一生作了全面公正的评价,邓小平还评价过张闻天:“谦虚谨慎,平易近人,善于团结干部。”

纵观他的一生,若没有一次次“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中国革命的走向可能还有更多的弯路要走,他这种踏实的工作作风同样也影响着身边的每一个人,这是他独特的人格魅力。

主营产品:LED天花灯,LED筒灯,LED球泡灯